Custom Search

2008年9月13日星期六

槟城首任首长纪念馆Memorial of Penang First CM


日前,不老槟榔路过乔治市新世界旁的峇哇沙路,发现了一间纪念丹斯里王保尼的纪念馆,馆侧则是一家名为“客家欢”的客家菜馆,当时正值午餐时间,该客家餐馆可谓座无虚席,人气之旺可想而知,只可惜不老槟榔刚用完膳,不然就肯定品尝客家美食。

丹斯里王保尼是何人?年轻一代也许对他已陌生,他的儿子为父亲成立了这间纪念馆,不但尽孝,也让年轻人多一个机会认识丹斯里王保尼—槟城州的第一任首席部长。著名时事评论家拿督谢诗坚给予纪念馆的评价是“馆小意义大,让人勾起无限的回忆。”以下也将谢诗坚为纪念馆而作的博文列下,让大家对王保尼的生平事迹有进一步的认识。

不老槟榔对于丹斯里王保尼纪念馆门匾上的英文字感觉怪怪的,纪念馆怎么是IN MEMORY OF…?

王保尼纪念馆(事事透彻) 谢诗坚

配合国庆日,王保尼纪念馆作试验性开放。我看了之后的印象是:馆小意义大,让人勾起无限的回忆。

王保尼(1911-2002)是槟城州第一任首席部长(1957-1969)。由于间隔卅余年,新生代可能记不起他是谁了。为此他的第7公子王得评(王保尼共有7男3女)特意选择在乔治市中心的一间排屋辟为“王保尼纪念馆”。虽场地所限摆设不多,但算是为他的父亲留下“历史痕迹”。

他记忆中父亲给他留下的一句话是:“我们是客家人”。因此他参加客属公会,也从“客家文物馆”吸取灵感而有了纪念馆之设。

从历史中,我们发现王保尼是一个平凡的人,他出生在大山脚,从小接受英文教育。长大后进入师训,1939年起即执教鞭。日治时代(1941-1945)转入教会工作。日本投降后重任教师,一直到1957年。而王保尼夫人刘秀金系胶工出身,虽不识字,但贤淑慧中,小王保尼廿岁,仍健在,也妻凭夫贵一度跃身成为槟州第一夫人。

虽然身为教师,他在50年代应林苍佑之感召,参加“急进党”。在1953年当选威中市议员。1954年又追随林苍佑参加马华公会,且在1955年与林苍佑一起在马华(联盟)的旗帜下参加独立前的槟州立法议会选举(只选14名,另10名由英殖民政府委任),结果联盟囊括14席,林苍佑出任首席议员。

1957年独立前,联盟主席东姑示意林苍佑出任首席部长,但被婉拒。后者推荐王保尼出任首席部长获得槟州联盟通过与东姑的接纳。就这样王保尼从一位教书匠在一夜之间改头换面,辞卸教职而成为独立时的首任槟州首席部长(当时巫统7席,马华5席及国大党2席,不因议席多寡定首长。这就是独立时的社会契约)。翌年林苍佑当选马华全国总会长,林王两人更是合作无间。

1959年风云再起,林苍佑在马华大权旁落,但无损林王两人友谊。当林苍佑告假飞伦敦休养时,王保尼亲赴机场相送。1961年风云再变,林苍佑返国另组民主联合党,与联盟演对台戏,导致林王两人关系在政治上疏远。接着在1964年大选后,林苍佑以反对党领袖姿态入主槟州立法议会,与“政治徒弟”王保尼直接交锋。两人的微妙关系一直僵持着,但未恶言相向。

1969年大选槟州变天,林苍佑领导的民政党取得胜利。王保尼第一时间(5月10日)径直打电话给林苍佑,促后者于5月11日到州元首府接受委任状,因他将在同一时间提呈辞职函。这一天(5月11日)载入历史是这样写的:林苍佑午间自驾一辆私家车到元首府,与王保尼一前一后办理交接手续,正式成为第二任首席部长。

林苍佑离开元首府时,外面首席部长官车直接载他回家,他的“私家车”由一位党员代驾。第二天(12日)他穿着短袖中国制造衬衣上班。这迟来的春天使他沉思良久,接着记者蜂涌而至,启开了林苍佑主政年代。

再一天(5月13日),不幸爆发“513”冲突事件,全国戒严,暂终止国会民主。若王保尼迟些交棒情况是否有变我们不得而知。单就这点,显现王保尼的坦荡与尊重民主;也“知恩图报”把位子让回给林苍佑。光明磊落地结束了王保尼主政的年代。

因此,纪念王保尼的另一个意义是唤醒国人珍惜民主;从政要拿得起,放得下。

2 条评论:

怀怀 说...

王保尼我知道,第一任檳州首席部長,但我不知道有這紀念館。

Gulfmann Stamps Collection 说...

拜讀這篇短文, 真是如同進入時光隧道,
四十年前的歷史又回來了, 五一三的
那段特殊歲月是記憶尤新的.